从来力尽君须弃,何必寻途我已迷。

捡起旧号来玩……

【超蝙超无差】悬壁回声(味道奇异的人鱼au)

悬壁回声
标题:悬壁回声
配对:Clark Kent/Bruce Wayne 无差
分级:G
梗概:声音从不孤独,因为在世界上总有某个角落报它以回声。
声明:AU。人鱼!布鲁斯,白鲸!克拉克。有私设……吧。文笔辣眼,剧情没有,毫无智力。他们不属于我而属于彼此和官方爸爸。
一开始他以为那只是一条调皮劲儿犯了的白鲸,每年都会有这样的小可爱离群漫游,唱着歌和浮冰擦肩而过,哼着小曲游戏着浪花,最后他们会在北方的一些河流中快快乐乐地露个脸,用他们形状优美的尾鳍挑出激起欢呼声的水花,然后乐滋滋地游回他们的天地。
但现在不是迁徙的时候,布鲁斯在离那只白鲸几十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阳光散在海水里,一缕缕的光束堪堪缠在白鲸身边

【洛麥】I Bid You A Very Fond Farewell

標題:I Bid You A Very Fond Farewell

配對:Lothar/Medivh

分級:G

梗概:洛薩討厭不告而別。

聲明:他們不屬於我而屬於彼此以及官方爸爸;沒打過遊戲,小說和電影設定雜糅,但大部分是電影設定。OOC屬於我。

致我的洛薩:

我去往大陸四方遊歷的時候遇到過一個流浪漢,醉醺醺的倒在山城外兩三裡的馬車道邊上,衣服已經幾乎破成了岌岌可危的碎布,上面填塞著遠自幾百里外的灰塵和泥土。而當时的我在暗色的天空下大概被當成了另一個悲情的流浪漢——真的,洛薩,不要在意我為什麼會看起來像流浪漢——於是他很熱情的邀我喝酒。我懷疑那壺盛在瓦瓮裡的酒就是他周身唯一能計幾個錢的財產了,即使那衹是最

【Superbat】SUPERMAN WILL NEVER DIE

[短打][冲动而作]

【给没看懂的朋友:Rebirh相关,New52超Pre52超相关,可去看最近的Superman期刊】


超人死了。
全世界都知道这位英雄已经逝去,化为飘尘,融入泥土,再也不与这颗可悲可叹、可歌可泣的星球有片刻分离。而他的红披风却奇异地存留了下来,铺展在泥地上,上有灰屑,那给予人们希望的标志紧贴大地。
会有人来将灰尘抖落吗?
布鲁斯拾起它,红色在他指尖滑动,感觉像是沿途飞鸟的羽毛纷纷坠落,擦过他的指尖,在接触地面以前倏尔燃起成为灰烬。
他攥紧了这披风,疲惫地将带着坚硬面具的脸埋在红色之间,久久不动。
没有别的任何不属于蝙蝠侠的行为,只是有钝痛从被剧痛所麻痹的心脏扩散开来。

超人的雕像一周...

【超蝙】LET THERE BE SUPERMAN

1 其实超蝙成分不很重
2 知道他们要搞死N52超之后我在房间哭了半个小时不止。
3 我爱他。
4 对不起我怂,写这个的时候又哭了

LET THERE BE SUPERMAN
“怎么?”克拉克转过身看着四周,“这是哪儿?”
四周似是个空荡荡的书房,桌面上陈着几盏台灯,灯管正叮叮地一下一下地闪着,克拉克走过去,旋了几旋灯管,好让它们不再一明一暗地将光线像心跳一样冲在这房间里。桌面上还铺着许多草稿,上面爬着缭乱的手书和弯曲的线条,他没仔细看。
“这是哪儿?”克拉克又环顾一圈四周,把歪斜的椅子也摆正了,“或者说这是怎么一回事?”
“你要死了,克拉克。”
克拉克回头看向声音的发源地,桌旁不知什么时候突兀地多出了一个...

【超蝙】Five Roses五朵玫瑰

【下面那段英文是我做完形填空时看到,不确认记忆是否完全精确】【第五朵玫瑰我想的是布鲁斯…嗯…最后克拉克以小王子自喻嘛whatever…】
Red rose's buds are used to show love for the first time.
The full-open red rose means"I still love you"

Yellow rose once meant jealousy, but now means friendships, similar love, and family happiness.

White rose is the bride...

【超蝙】【白灰】Roses in 1984Ⅰ

半年前写的……之前放在gacha
不是短篇,小闪之死设定与官方有出入
BUG多——————
大概也不一定会填ಥ_ಥ问问你们有人看吗……
_(:з」∠)_依旧随手点赞让po主脱离单机

Roses in 1984 (1)
楔子

想听一个故事吗?

这不是一个散发着阳光气味的故事,尽管故事的开头也还是阳光、香草、半拢花芯的花朵,但没有高耸的神秘城堡也没有吟诵着低迷咒语的巫婆,没有握着白鬃马缰绳的王子,也没有细细收揽玫瑰花香的公主。

您瞧,这是个无趣的故事。没有王子的靴子踏过荆棘,没有骑士的长剑劈开灌木,没有公主的嫁妆被人调换,也没有一颗豌豆能供姑娘攀爬。

这个故事被当作一件庄严的事情记录下来,它会充入...

【超蝙】【短打】分享一个懵逼的大蝙蝠【情人节快乐w】

前言:如果你们还记得上一篇,叫分享一个尴尬的氪星人

分享一个懵逼的大蝙蝠

他是准备好过来和那个招摇过市的氪星人打架的,布鲁斯打心底里确定这一点,今天必定就是一切的开始也是一切的结束。

专门挑选好一个雨夜,气氛恰到好处,雨滴敲出鼓点,灯光拉起帷幕。布鲁斯听到自己心跳还算平稳,一切都进展顺利,那个背着光的氪星人表情捉摸不定,不近不远地站在他的对面。

一切都是那么顺利,现在只有一个问题了。

就是这有点尴尬,那个氪星人不应该就这样落在对面的,这样很难开始,布鲁斯想。要是那个氪星人直接冲上来挥舞他钢铁般的拳头,他就有事干了,就可以全神贯注地投入打斗中,不用在这里想这些有的没的。

可问题就是,

【超蝙】【短打】分享一个尴尬的氪星人

不好笑的相声,不好吃的甜饼,没文力的甜饼,有点病病的甜饼

氪星人的攻击

他现在和他面对面了,氪星遗子和来自哥谭的装甲蝙蝠,在漆黑的雨夜里,面对面。

这有点尴尬,克拉克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和那位看起来显然想和自己打一架的哥谭先生来一次毁天灭地的大战斗?他并不想这样,但是他还是落了下来,把双脚实实在在地挨上地面,这是一个很美妙的决定,克拉克没有刻意放轻动作,他着陆的时候伴随着一声轰然大响,水珠四溅,很好,这营造了很好的声势。

但克拉克也知道,那只散发着不高兴气场的蝙蝠是不会为他的阵势所撼动的,他们肯定还得打一架,还得向对方攻击。

打个架真是太麻烦了,而且这真的很尴尬。克拉克绝望地想,这要...

【超蝙】停滞之溪【前三段集合】


略有修改

「请问……」

我听见一个有些犹豫的声音,带着西装布料擦过低矮乔木的沙沙声。

水里的鱼似乎挣扎了一下,摆动阳光下灿金的鱼尾往前游动,尽管只是几英寸。这是个不寻常的事儿,注定不寻常。这条溪已经很多年岁没有流动过了,我的记忆似乎已被冗长的岁月消磨得模糊,总感觉那时尚是宙斯的上任——克洛诺斯——掌管着天空。我不止一次地怀疑,这条寂静平和的溪流是乌拉诺斯和我开的一个玩笑,用以消磨彼此不朽生命中的无尽时光。

我抬头看向那个年轻人。他并不风尘仆仆,抱着个公文包局促地站在那里,就站在一棵年老的桦树旁,脚边是一丛丛稚嫩的野雏菊。

我看见他尽力想向我扬起的微笑,但最终只勉强地扯出了一个僵硬的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