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来力尽君须弃,何必寻途我已迷。

【洛麥】I Bid You A Very Fond Farewell

標題:I Bid You A Very Fond Farewell

配對:Lothar/Medivh

分級:G

梗概:洛薩討厭不告而別。

聲明:他們不屬於我而屬於彼此以及官方爸爸;沒打過遊戲,小說和電影設定雜糅,但大部分是電影設定。OOC屬於我。



致我的洛薩:



我去往大陸四方遊歷的時候遇到過一個流浪漢,醉醺醺的倒在山城外兩三裡的馬車道邊上,衣服已經幾乎破成了岌岌可危的碎布,上面填塞著遠自幾百里外的灰塵和泥土。而當时的我在暗色的天空下大概被當成了另一個悲情的流浪漢——真的,洛薩,不要在意我為什麼會看起來像流浪漢——於是他很熱情的邀我喝酒。我懷疑那壺盛在瓦瓮裡的酒就是他周身唯一能計幾個錢的財產了,即使那衹是最普通不過的酒,在光線暗的讓人能神鬼莫辨的情況下也能被看出是多麼渾濁。

但我陪他喝酒。明明再走至多二十分鐘我就能到前方那個不知名的山城,裡面不用猜也會有更好的佳釀。

我知道你看到這裡可能會開始撇嘴,別嘲笑我,寂寞真是要命。



你知道我為什麼會變成流浪漢嗎,他問,你看我顯然不是瘋子也不是傻子。

我向他承認我不知道。

他咕噥了一聲,告訴我:



我有個朋友,很好的朋友,能為他死千百遍的程度。早上我們一起餵好了馬,我還問了他昨天那道策略題的解法,他隨手折了根樹枝就在沙地上畫給我看,好吧,反正我也聽不懂,也就想讓他多說說話而已。可是呢,他下午就離開了我們那個村鎮。下午?可能是下午。反正我是下午聽說的。我不知道這件事,是正在買菜的守夜人告訴我的。他拍我的肩膀,跟我說離別太痛苦了,我的朋友不忍心告別於是決斷地轉身離開。

放他媽的狗屁。去他媽的決斷。

我當时慌了,連駡他的話都想不出來。我還有事沒有和他說,他還有事沒有知道,他要是永遠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他還不知道我和他分別會有什麼感受,我還不知道他對這次離別有什麼看法。他痛苦嗎?他知道我痛苦嗎?

操,說遠了,啊,其實也沒遠,後來就是我隨手牽了一匹馬出城找他,我相信我能找到他大罵一頓,那匹馬在我快呀餓死的時候被人分吃了,我也就一直走到了今天的樣子。





我除了向他表示同情無事可做。





我當然知道你非常討厭不告而別,但我習慣於和你談話時一下就變成烏鴉飛走,學會欣賞你的氣急敗壞並且發現我自己顯然樂在其中。

但正式的告別我卻沒想過省略或逃避,所以這次變成烏鴉飛走*之前,我坐在這裏寫信,用的是最正常不過的墨水,沒有魔法的一點成分;最普通的紙,它不會像圖書館裡的皇家卷軸一樣永遠留存,過上一個世紀它大概就能化為飛灰。一切都非常傳統,簡直可以令達拉然的法師們嗤笑。

還有一個最普通不過的麥迪文。

不告而別是怯懦的表現。告別固然痛苦,但它至少使一段關係有始有終,一個句號再令人悲傷它也是一個圓滿的符號。多年以後撿起曾經的那段回憶,起碼知道告別時雙方都已經互訴衷腸沒有遺憾。而不告而別使離開者逃避了告別時的痛苦,卻給被離開的一方留下永不磨滅的傷口,這個傷口沒有機會長好,沒有告別來讓它結痂,它永遠耀武揚威地躺在那裏,時不時便痛得撕心裂肺。

麥迪文有很多缺點,但至少麥迪文不怯懦。

我不想讓你痛苦,洛薩。





所以,這就是這封有點傻裡傻氣的告別信的由來了。我有預感,這可能十分必要。

落筆的時候我不感無盡的悲傷,只是一直想起我們還年少的時候,我和你,還是兩個義氣風發的少年的時候。那些夜裡城外的篝火,樹蔭下飛鳥和笑聲一起倏然飛去。



我得說告別的確讓人難以喜歡,與你分別我也備感痛苦,但我的痛苦不足為道,死人終歸不會日夜撕心裂肺思念成災,但留下來的人會。

抱歉,洛薩,抱歉。這不是我想給你帶來的,我是艾澤拉斯的守護者,更是你的守護者,我不應該帶給你這些痛苦。我應該像我們還年少時那樣,帶給你的是能治癒劍傷的魔法,是能溫暖四周的火焰,而我現在連這兩者都可能做不到。



告別信總還要坦白一些東西,比如你第一次送我的那隻鋼筆我收在書桌左手邊上數第二個抽屜的暗格裡這樣的事情。但我和你也沒什麼需要坦白的了,畢竟我曾經最大的秘密之一*也早已讓你知曉(另一個相信你能看到這封信時便也已經知道了)。





我愛你,很高興你知道這一點。

我也知道你愛我。

我知道你深知我愛你,你知道我深知你愛我。

這就夠了,我身處此世,與有榮焉。



要喝酒的話塔裡還有,可以叫莫洛斯去幫你取。圖書館裡的書可以翻,但你可能大部分得找卡德加幫忙。塔裡幻象很多,你可以帶眼罩或石英眼鏡。

如果我沒能保護萊恩到最後,保護他的榮耀就交給你了。

艾澤拉斯會安全的,守護者永遠不死。



不必難過太久,這畢竟是一個很好的告別。



最後的最後,如果可以,請你記住:當人們相愛時,分離與時間都不值一提。



你的

麥迪文





時間大概是電影裡麥迪文眼中有綠光那之後和被徹底腐化之間。

*①最後的守護者里麥迪文最後的確變成烏鴉飛走了,姑且當他自己無意識地玩了個自己都沒料到會真的實現的雙關吧。

*②其實指的就是下文麥迪文愛著洛薩這件事嘛。





半夜寫的⋯⋯暈頭轉向,亂七八糟邏輯喂狗⋯⋯但懶得再改⋯⋯

评论(6)
热度(16)

©  | Powered by LOFTER